中国养鸭大县“复苏”记

位于昆明市近郊的宜良县,有滇中粮仓、烤鸭之乡的美誉,曾以“同时烧制重达3689.68公斤的3192只烧鸭”,打破吉尼斯世界纪录。受此次疫情影响,该县交通一度中断,近千家养鸭场、鸭子屠宰厂、鸭产品加工企业、烧鸭餐饮企业停摆。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日,全国9711家发证饲料企业已开工7807家,较2月6日新增6537家,开工率达80%。疫情风险较低的宜良,被“冻”的养殖业率先迎来复苏。目前,全县240余家养鸭散户也均已恢复正常运转。图为养殖场内的种鸭。中新社记者 康平 摄

在这一轮酱酒涨价潮中,茅台酒是“带头大哥”。

“原本以为疫情来了,酒价要下降,没想到反而上涨了。”一位酒水经销商向记者表示,价格上涨主要是从今年10月开始的,当时恰逢双节(国庆节和中秋节)。不过他也坦言,价格上涨“客户接受的不多,基本都处于观望状态。”

除茅台旗下产品外,近期其他酱酒品牌也有涨价。

“茅台系列酒,确实涨得比较厉害,但这都是市场行为。茅台公司方面的出厂价、建议零售价都没有变化,只是实际售价涨了很多。”一位茅台系列酒经销商对记者称,茅台系列酒的价格提起来是好事情。

“那个涨价图,部分酒的涨幅也是有水分的。”一位酒商表示,比如遵义1935,这款酒已经停产了,具有一定收藏价值,市场价格涨得比较猛。此外,茅台王子酒(狗年、鸡年、猪年)都属于生肖酒,本来每年生产的量有限,也具有一定收藏价值,存在炒作因素,价格也经常波动。“这些酒原来就不属于主力产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成都多家零售烟酒店及商超发现,茅台系列酱香型的价格涨幅均较大,供应较为紧张。有商家表示,要货多的话必须要提前预订。“因为现在基本上一天一个价,马上又快到春节旺季了,后面价格怎么样,谁也说不清楚。”

“我真搞不懂,为什么疫情下,这些酱酒会涨这么多?”从事多年酒类生意的老崔向记者吐槽。“虽然图(中的内容)有一定水分,但是今年有的酱酒确实涨得有点凶。”对于图上品牌酱酒价格上涨,另一位酒水经销商也直呼“看不懂”。

实际上,部分主力产品价格上涨也存在不小的“水分”。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走访调查的结果来看,不少品牌酱酒的价格存在虚高的情况。同一款酒在不同的渠道往往价格差异巨大,“三个价格”的现象很常见:建议零售价、陈列在货架上标签价格与销售人员实际报价通常并不一致。

“今年以来,钓鱼台差不多也上涨了30%左右。”一位接近钓鱼台的人士向记者解释道,不久前,钓鱼台发布调价通知:自10月20日起,将公司A类、A++类基酒价格上调20%,同时取消A+类基酒产品开发。

“茅台不好评价,但仁怀当地很多酱酒企业涨价随意性很高,只有一部分头部酱酒企业涨价是战略性的。”一家仁怀大型酒企销售负责人张明(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很多商家会把酒的标价标很高,然后买一送一之类的,都是营销策略而已。

浙商证券今年10月发布的研报认为,郎酒正试图通过提价来带动品牌价值的提升,巩固次高端酱酒的地位。从去年起,郎酒便不断通过控量(以去年1万吨可售量为起点,每年新增不超过2000吨)以保证稀缺性,再螺旋式提价。按照郎酒的设想,青花郎2021年目标终端成交价要达到1500元。为配合量价政策,郎酒还将拉长储存周期(从5年提升至7~10年)以提升产品品质。

一款产品三个价:涨价潮中“水分”有多少?

品牌酱酒涨价潮也带火了A股白酒板块,贵州茅台股价一度突破1800元/股。而酱酒涨价潮背后,大多数中高端酱酒价格虚高,终端动销也是平平。“价格上涨后,客户比较迟疑,观望的还是比较多。”一位酒商坦言。不过,茅台酒是唯一例外。

“郎酒也涨得很厉害。原来红花郎15年500多元/瓶,现在要620元/瓶;青花郎现在至少1000元起步,原来就800多元,接近900元的样子”,成都一位酒水批发老板告诉记者,这轮涨价主要是从国庆节前后开始的,“厂家说没有货,就涨了。”

“茅台热”催生酱酒涨价潮 茅台系列酒零售价均有上涨

“茅台迎宾酒基本从中秋节前开始涨的,原本价格不到100元/瓶,已经涨至约130元/瓶,且最近货源还有点紧张。”一位酒商向记者表示。

涨价背后的野望:意在抢占次高端地位

今年疫情最严重时,茅台酒价格一度跌破2000元/瓶大关,但短短数月后,茅台酒价格就突破3000/瓶关口。目前,茅台酒价格还维持在2800元/瓶左右。

茅台酒价格上涨也带火了茅台系列酒。一些酒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诉记者,茅台金王子酒和茅台迎宾酒刚刚经历了一轮涨幅。京东平台上的数据显示,从今年9月开始,茅台金王子酒从不到210元/瓶涨至298元/瓶,涨幅超过40%;茅台迎宾酒从98元/瓶涨至128元/瓶,涨幅在30%左右。

以茅台王子酒(酱香经典)这款酒为例,在京东茅台酱香酒自营店上的标价为468元/瓶,而在酒类连锁品牌1919店内,这款酒标价为398元/瓶,会员价为341元/瓶;而在盒马平台上,这款酒以299元/瓶的价格就可以买到。

近日,在坊间流传的一张酱酒涨价图显示,今年以来,茅台系列酒(茅台王子酒、茅台迎宾酒等)、郎酒、习酒、国台酒、钓鱼台等酱酒涨价明显,涨幅动辄达到20%~50%。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方了解,尽管图中部分品牌的具体涨幅可能并不确切,但今年酱酒确实上演了涨价潮。

“钓鱼台的基酒,原分为A、A+、A++、S、T等几种等级,每级的品质和价格都不相同。A类、A++类基酒价格上调20%,A+级的酒都取消,全部升到上一级,价格也涨了一部分,整体来看差不多涨了30%。”该接近钓鱼台人士称。

再如茅台王子酒(鼠年生肖酒),在1919店内的标价为988元/瓶,而会员价仅仅只有556元/瓶,相当于打了5.6折。而办理1919的会员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

尽管存在一定“水分”,但很多酒商都表示,明显感受到今年以来不少酱酒价格确实上涨了不少。

“价格提起来了,一级经销商信心有了。”上述茅台系列酒经销认为,涨价是市场行为,需求大于供给,自然会涨价。

老崔原本以为今年酒价不会涨,甚至还会降。可他失算了。

“如果买得多,可以给你优惠一点。”谈及今年的酒水生意,该烟酒店老板摆摆手称不好做,生意赶往年要差些。

“搞不懂为什么涨这么多。”一位酒水经销商表示,白酒涨价对自身而言,没有多少好处。“涨价后,顾客接受的不多,观望的比较多。再涨价也不好卖,那么贵的酒谁买去自己喝啊。”

“今年以来,公司产品价格差不多上涨了约25%。”一位国台酒业内部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产品涨价主要是市场供不应求所致。

“汉酱也是一直都在涨,原来卖240元~250元/瓶,现在要290元/瓶”,一位烟酒店老板表示,“我们也不知道它(汉酱)为什么涨,我们都觉得疫情下它应该要降一点才对。”

“在我看来,所有涨价的酱酒企业中,郎酒和习酒的涨价是具有战略性的。”张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茅台酒价格升至3000元左右后,1000元~1500元的高端酒价格空白带被诸多酱酒企业“觊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