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的速度不变的期待——三代列车长眼中的30年春运

新华社广州1月20日电 题:变化的速度 不变的期待——三代列车长眼中的30年春运

新华社记者吴涛、丁乐

临近“三八”节,出来逛街的女性顾客逐渐增多,正在购买护肤品的市民王惠霞女士告诉记者:“一个多月了,在家里也没怎么化妆,复工复产要出门了,买点化妆品,好好护理一下皮肤,准备下周上班。”

“以前车速慢,车上时间长,旅客都是大包小包,要带洗漱用品、每日三餐等各种物件。而现在高铁舒适快捷,乘客的行李也越来越少,越来越潇洒。”谢杰说。

变化的不仅是车速和旅客,铁路的服务也在提升。

“昨天,我将设备全部清洗消毒,并且把网上订餐的平台也开启了。我们还是以打包带走为主。因为疫情还没有停止,我们首先要做到,不让人围坐在店里面。”该店负责人说。

值乘人员也要练就“十八般武艺”。李秋玉一次值乘中曾遇到一个儿童旅行团,一个小孩因为晕车一直哭,她拿出晕车贴,哄孩子说是有消除疼痛魔法的魔术贴,还帮其准备了一碗酸面条,好转的孩子称李秋玉为“魔法师姐姐”。

对此,谢杰也深有感触,在谢杰看来,现在的乘务员得“身兼数职”:应急救援的医护、哄孩子的保姆、处理纠纷的调解员、开导情绪的心理医生……

80后列车长谢杰说,从绿皮车到高铁,国家的铁路事业快速发展,春运中旅客也从“负重前行”变为“轻车简从”。

位于乌鲁木齐市人民广场的天山百货大楼,自5日开始恢复正常营业以来,日营业额超过一百万元(人民币,下同)。

2020年春运,是老列车长周青的第36个春运,也是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春运。30多年来,周青感受着中国铁路从绿皮车到复兴号的进步,乘客们归家梦实现的不断提速。

90后的列车长李秋玉说,自己进入铁路系统工作是在2008年,那时候正好赶上列车工作从管理向服务的转型期。“以前跟乘客说话是‘车票’‘拿好’,而现在则是‘文明十字用语,请字当头’,要求语气要亲切。”李秋玉说。

周青说,八十年代的乘务员值乘,哨子、棍子是必备工具,“嗓子不够用时,要用棍子”。到了九十年代,列车长是车上的“大管家”,要负责整理行李、安全宣传、检票验票等工作。

双方在会谈中就促进美朝尽快重启对话的方案进行了讨论。

负责人介绍说,从国际上看,一些实行统一核算体制的国家,也是将一些经济活动仅核算在全国、不分至地区,从而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略小于国内生产总值。以美国为例,其2018年各州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比国内生产总值小1168亿美元,两者差率为0.6%。(完)

2017年6月,中央深改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方案》,决定实施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通过改革核算主体,改革核算方法,改革工作机制,提高核算数据质量,准确反映地区经济增长的规模、结构、速度。

宽北巷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说,管理部门鼓励沿街具备防疫和用工条件的商户开业,并给予一定的协助。

位于乌鲁木齐地标性网红打卡地“大巴扎”的家乐福超市,也在5日恢复正常营业,“我们之前以配送为主,昨日(来店)顾客超过1500人”。家乐福超市管理负责人常杰说。(完)

从管理员到“无干扰服务”

三是规范数据公布。改革后,各地区生产总值数据将由国家统计局统一部署公布或授权各地区统计局公布本地区数据。

周青30多年来只跟家人团聚过四五个春节。“婆婆一直念叨要拍张全家福,但一直都凑不齐人。”周青说,因为我们一家都是铁路人,丈夫是乘警,公公是铁路司机,大伯和小姑也是铁路工作者。

而今,广东到四川的高铁开通以后,同样的距离,来回只需18小时。

春运、归家是每年春节不变的主题,但从绿皮车到复兴号,承载亿万归家梦想的列车正在不断更新换代。出行的便捷、回家的速度以及服务水平的提升,让不变的归家梦里,渐渐少了“负重前行”的疲惫脸,多了“轻车简从”的潇洒客。

与此同时,位于乌鲁木齐宽北社区山西巷的餐厅“吾吾子羊羔肉”也开始营业了。“宅家”多日的市民玉素甫·阿依扎订了一公斤羊羔肉解馋。该店正常营业时每天销售约10只羊,今日开业他们准备了3只羊。

负责人称,总的来看,实施改革后,各地区生产总值将按照统一的核算方法,遵循真实准确、规范统一和公开透明的原则进行统一核算,实现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与国内生产总值的基本衔接。

7日上午的乌鲁木齐,天空虽飘着雪花,却感觉不到寒意。街头巷尾,烟火气息渐浓,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按下“暂停键”的乌鲁木齐经济,逐渐“回暖”。

同时,按照核算制度要求,驻外使领馆、部分不宜划分地区的保密单位和总部经济、军队武警等活动仅核算在全国,未核算到地区,因此地区生产总值的汇总数会略小于国内生产总值。

2004年,周青作为列车长值乘刚开通的广州到四川内江一线。这条全程2400多公里的线路,坐着绿皮车跑一个来回要5天4夜,100多个小时。

“自5日开始,天山百货大楼270多个品牌商铺全部开始营业了,最重要的就是,做好防护措施,对每一个顾客都要进行体温测试和消杀工作,对员工也是如此,每两个小时做一次消毒防备。”天山百货大楼副总经理杨倩说。

二是完善核算机制。改革后,国家统计局统一领导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工作,组织各省(区、市)统计局制定地区生产总值核算方法、制定和规范统一核算工作流程,开展统一核算。

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李秋玉工作13年来,和家人在春节就团聚过一次。李秋玉说,车上遇到形形色色的旅客,也有不少“每听乡音倍思亲”的时候。

自1985年中国建立生产总值核算制度以来,一直采取分级核算制度,即国家统计局核算国内生产总值,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统计局核算本地区生产总值。但在实施过程中,分级核算制度的弊端和问题也逐渐暴露,突出表现在地区与全国数据不衔接,地区生产总值汇总数长期高于国内生产总值。

连接劳务输出大省四川和劳务输入大省广东之间的铁路线,长年人员爆满,日常客流超员40%以上。到了春运,超员更是高达80%,车厢里乌泱泱都是人。一节车厢20多米,周青要花半小时才能“挪”完,一趟车巡视下来,衣衫都会被汗湿透。

借助先进的信息系统,谢杰和同事正探索“无打扰服务”。现在高铁上先进的交互系统,能让乘务员通过手机或平板电脑随时查看列车座位信息,绿灯表示空位,红灯表示已乘坐,而黄灯则代表下一站上人。通过交互系统信息和乘务员“察言观色”,判断如何开展工作,达到“无打扰服务”——乘客休息、办公或休闲时,不会感觉到乘务员存在,一旦有需要,乘务员能及时出现。

2020年春运,广铁集团预计发送旅客近7000万人次,比2012年春运翻了一倍。虽然供需矛盾有所缓解,但部分方向车票依旧“一票难求”。

为了实现乘客归家梦而奔走在一线的列车长们,他们很多人很多年难以跟家人团聚。

从绿皮车到复兴号:从100多小时到18小时

上述负责人介绍说,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改革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

慢悠悠、乌泱泱、闹哄哄……提起绿皮车,这恐怕是很多人关于春运挥之不去的记忆。

为了见李秋玉,哥哥和弟弟学会了“站台式会面”。一次李秋玉值乘在北京西站短暂停歇,知道消息的哥哥专门买了张站台票去看妹妹。而弟弟去辽宁大连上大学时,刚好李秋玉值乘的车要经过郑州站,特意买了张联程票,在郑州换乘,只为见姐姐一面。

凑不齐的全家福 “站台式见面”的团聚

从硬件到软件,铁路服务正在不断完善和人性化。谢杰告诉记者,以前一节车厢就两个充电接口,现在高铁每个座位底下都配一个。不少列车上还有无线网络,旅客饿了还能扫码点餐。

一是改革核算主体。改革后,地区生产总值将由各省(区、市)统计局负责核算,改革为国家统计局统一组织、领导和实施,各省(区、市)统计局共同参与核算。

河南籍化妆品销售员卫雪说:“复工复产以来,感觉心情特别好,能看到很多人,而且工资也和以前一样了,能挣到钱了,也不用发愁了。”

今年1月3日,李秋玉与爱人领了结婚证。但因为春运值乘任务,他们决定把婚礼延后。今年春运,李秋玉值乘要到大年三十才能完成任务,回到广州。李秋玉说:“值乘完后我计划做夜间高铁去江西爱人家,我们共同迎接新年的第一天。”

亚历克斯•黄10日还同韩国外交部和平外交企划团长李东烈举行韩美工作组会议,讨论赴朝个人游、朝韩铁路公路连接、在非军事区(DMZ)打造和平地带等朝韩合作项目相关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