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靠谱|中国日记

谢得力,一个90后阳光大男孩,平时喜欢收藏各种手办、模型。钢铁侠、帝国冲锋兵面具、记忆消除棒……这些电影周边产品都在他的收藏之列。翻开他微信朋友圈,封面是《变形金刚》里的变形恐龙。

同时,他还是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士。春节前夕,工作群里发出召集人员支援武汉的通知。谢得力报了名,用他自己的话说,因为觉得这是自己的职责,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这届年轻人,他们有个性、有活力。平日里,他们也许喜欢刷B站、追动漫、玩“吃鸡”,但此时此刻,面对疫情,他们义无反顾地扛起责任,成为冲在最前面的那一拨。

我期盼胜利那天早点到来。春已近,暖可期!

吃个橘子,对很多人来说是再轻松不过的一件事,但在这一刻,对我、对这位病人,却都十分费力。看着病人一口一口把橘子吃下去,我觉得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在抗疫最前线的他们,有哪些见闻和感受?我们借着谢得力的记录,一起了解一下。

浙江第二批援鄂医疗队驻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重症组 谢得力

还有一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呼吸窘迫,心情烦躁,在我们安抚过程中,他咬了一位护士的手一口,这位护士处理了一下,换了套衣服后继续干起了工作。

我像往常一样穿上防护服。对这身连体的纯白衣服,我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防护服很重、很闷,眼罩视野狭小、起雾快,干起活来像云中取物一样。但没办法,只能克服。

就这样,谢得力没来得及跟家人道别,就踏上了去往武汉的列车。到达武汉第二天,为减少感染风险,他自行把头发理成了光头,常常凌晨五点才能下班休息。

即使在呼吸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忘记对我说:“护士啊,你也吃点橘子。”就这短短一句话,我感受到了他的热情和作为一名医护人员的荣耀。

每天,这里都上演着各种各样的喜怒哀乐。我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总是嫌弃大团圆结局太烂俗,心想咋就不能换个套路呢?然而,这一刻,我希望现实中的结局也是美好的。

今天是来武汉抗击新冠肺炎的第几天?已经算不清了,也根本没时间算。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邢婷婷 文字 王婵 设计)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曹永琳享有的诉讼权利,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抚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曹永琳在担任江西省环境监测中心站站长、江西省环境监察局(省环境应急与事故调查中心)局长、江西省环境保护厅总工程师、副厅长、江西省生态环境厅副厅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虽然护士的工作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我既然来了,就下决心要对病人负责,做好每一个护理细节。一天,有位新冠肺炎病人对我说口渴,想吃橘子。在无创机械通气的情况下,进食本身已经操作起来很困难了,再加上他是新冠肺炎患者,打开无创呼吸机就意味着大量病毒会从病人的飞沫和呼吸机面罩里散播出来,操作起来非常危险。但作为一名护士,我不能因为操作危险就无视病人的要求。于是,我选了一个适当的时机断开无创通气,采用氧气面罩给氧的方法,将橘子拿给病人吃。

谢得力说,很多跟他一样身处一线的年轻人们,敢打敢拼、吃苦耐劳、不计得失,他不过是其中最最普通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