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中央指导组在湖北的25天

1月27日,大年初三,以孙春兰副总理为组长的中央指导组,抵达疫情的“风暴眼”武汉,对新冠肺炎疫情一线防控工作等展开全面“督战”。

在这场疫情之战中,中央指导组担当着何种定位,将起到哪些关键作用,从其抵汉第一天起,便备受瞩目。

他还介绍,孙春兰副总理要求实行应收尽收,刻不容缓,指示全市开展拉网式排查,不落一户,不漏一人,同时组织开展流行病学的调查,对传染源、传播途径、传播机理进行追踪和研究,及时研判疫情走向、走势。中央指导组也特别强调,要求武汉、湖北落实好四方责任。

“能者上,庸者下”,中国其实不止一次强调用人制度的能上能下,防范“劣币驱逐良币”。同时也强调对认真做事者的失误进行“容错”。湖北两起事件一对比,恰好是这一态度的体现。

在解决武汉医用物资短缺问题上,中央指导组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指导组刚到武汉的时候,就发现武汉医用物资非常缺少,特别是防护服。这时候,孙春兰副总理提出,第一,要省内挖潜,第二,后方由领导小组提供支持,靠其他省和进口补充。”丁向阳说,孙春兰副总理大年初四就带领指导组前往医用防护服生产企业,亲自给政策,支持他们开工复工、满负荷生产,希望把回家的职工高薪请回来,如果企业在此期间有亏损,国家给予补贴。

丁向阳说,实际上,孙春兰副总理在1月22日来到武汉时,就按照总书记的具体指示和要求,做了两个决定,即“封城”和延长假期。针对有关武汉“封城”的争议,他回应,“在这样一个时刻,要达到共识恐怕不是太容易,但是有党中央的支持,我们决心已下,各项措施都到位,无论哪些人说什么,我们都坚定了这个决心。有些同志在聊天的时候讲,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些议论和说辞都不要紧,我们宁要微辞,不要危机。”

走在鄂州街头,不少市民看到贵州医疗队的标志性外套、听到贵州口音,都会觉得非常亲切。一段时间的并肩战斗,大家已经有了默契:“贵州鄂州,风雨同舟,彼此加油!”

“贵州医疗队好样的!”2月下旬,湖北鄂州雷山医院一批患者治愈出院时,不断向贵州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们鞠躬、致谢……

他介绍,按照中央的要求,中央指导组的主要职责有三项:一是督导湖北,把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和中央部署贯彻落实好,把各项措施布置到位,各项任务按目标、按预期完成,取得疫情防控的最后胜利;二是指导湖北抗击疫情,中央指导组的到来,就是要增强防控力量,为湖北协调一些重大事务,比如协调物资,协调医务人员,协调技术支持等;三是督察职责,督察不作为、乱作为、不担当的问题,依法依纪要求有关方面作出整改,作出调查处理。

疫情是大考,不管是通过网络直播还是媒体报道,民众都在监考,而且“监考很严”。但态度是明确的:我们允许因为“题目难”“时间紧”而造成的失范、失误甚至是错误,但我们不允许面对大考不作为、不负责和“一问三不知”的拒答态度。

“这是我们大家一起写的,信封上还有我们在来湖北的路上画的画,为的是让患者们能开开心心地出院回家。”医疗队队员、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护师李建说。

为了完成这个目标,她俩除了给队员做培训,还要给医院所有相关人员做培训。“保安、转运、保洁,我们一天要培训100多人,从医院到宿舍,从医疗废弃物怎么运输到一张抹布怎么晾晒,都做了严格培训。”

1月27日,贵州省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137名队员奔赴湖北。次日,队伍在抵达鄂州后,第一时间提出成立临时党支部申请:“我们要充分发挥好党支部在抗击疫情一线的战斗堡垒作用,发挥好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确保圆满完成任务。”

一起是武汉市的“火神山群架”。30日晚,在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上,几十名工人发生轻微肢体冲突,因全过程被网络直播,成为“史上最多围观的群架”。根据事后通报,双方都想尽快赶工期,因为具体项目推进顺序没沟通好,再加上高负荷连轴转,情绪一时失控导致冲突。事后双方已和解并继续赶工。

至2月20日,中央指导组已进驻湖北25天。当天下午4点,将发布会现场“搬到前线”的国务院新闻办,在武汉再度举行发布会,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中医药局党组书记、副局长余艳红介绍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组织开展疫情防控工作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另外,中央指导组还组织有关方面和有关小组开展暗访督察,推动市区认真纠正偏差,迅速解决问题,举一反三,“我们给市和省发去了多封督察通知,这些工作都能得到及时的落实”。

“宁要微辞,不要危机”

在患者救治工作上,丁向阳坦言,1月27日后武汉的疫情呈现出点状局部地区暴发和多点、多地大面积多发的情势,使指导组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当时遇到的问题就是床位不足,群众住不上院,救治压力非常大。”针对这个问题,中央指导组组织多方力量驰援武汉,争分夺秒开展救治工作,“我记得当时从全国调来了8支由专家牵头的医疗队到武汉,集中了三家大医院,协和、同济、人民收集重症,而后建立火神山、雷神山医院救治重症患者,把重症患者集中到一起,接下来又分类、分级、分层开展管理救治,建设11家方舱医院,8000多位患者现在在方舱医院,建立400多个隔离点。”

人民日报本报记者 李龙伊

按照省际对口支援湖北省除武汉市外地市新冠肺炎防治的工作安排,贵州省支援湖北鄂州市。为了完成好这个光荣的使命,贵州第一时间组织力量,精挑细选战斗力强、责任心强的医疗骨干,组成了一支整建制专业团队。医疗队还开通了远程医疗系统,后方的贵州省级专家组可以参与远程会诊,通过病区手机监控系统,对病区内医护人员进行实时指导。

发布会上,有记者提到了日前中央指导组就病患收治问题约谈武汉市副市长等3人一事。针对当前暴露出来的突出问题,中央指导组将如何督促武汉全力做好疫情防控?

自疫情暴发以来,湖北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所暴露出的问题,也处于舆论漩涡之中。

1月30日,武汉火神山医院施工现场,各项施工项目在全速推进中。 中新社记者 张畅 摄

一起是黄冈市卫健委“一问三不知”主任唐志红的曝光。同样在当日,官方媒体播出她面对督查组询问,回答闪烁其辞的失职画面。作为当地卫健委“一把手”,疫情火烧眉毛了,她连当地医院收治能力、床位数量、检测能力都“一问三不知”。

贵州省援助鄂州医疗队前线副指挥长刘健说,鄂州市中心医院主要收治重症、危重症患者。“我们进驻后,70%的精兵强将全部用于救治重症患者。”贵州医疗队采取了呼吸治疗、高流量吸氧、体位引流、对症支持治疗等常规疗法,还在保证稳妥的情况下,开展血浆置换术,“对危重症患者的救治,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丁向阳回应,一段时间以来,特别是“四类人员”的集中收治、应收尽收过程中,一些干部存在底数不清、情况不明、救治不及时、责任不落实的问题,甚至在转运重症患者过程中衔接无序、组织混乱,导致群众严重不满。对此,中央指导组对武汉副市长,武昌区、江岸区、洪山区以及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的负责同志进行了约谈,目的就是警醒广大党员干部必须进入战时状态,真正把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在第一位。

疫情大考下,两起事件背后还显示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对中国仍是一个长久的过程。它的达成需要火神山“监工”的网友,也需要媒体的力量。真相之前,民众能够理解和能够不解,都是中国现代化道路上的一种进步。(完)

当然,这其中有不少“倒逼”的成分。但倒逼的进步总比看不见的停步和退步强。就像“一问三不知”官员的被曝光被问责,是及时且必要的。

在贵州省第五批支援湖北医疗队进舱前的准备会上,来自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陈涛和李卫松两位医生坚定地举起了手:“第一批进舱,任务重,挑战大,我们是党员,应该主动上!”

和张女士一起出院的患者们,都收到了一封来自贵州医疗队全体队员的签名信——“亲爱的病友,当你看到这封信时,说明你即将走出方舱医院,站在阳光下,呼吸着江边、田野的新鲜空气,那里有久违的芳草香、有熟悉的泥土味……”

丁向阳还透露,一些群众在国务院“互联网+督察”平台上提供线索,媒体也组织大家收集一些应收尽收不落实的典型,“今天我在这里报告大家,这不是秘密,你们每天发现的每一个线索,孙春兰副总理都看过,都批示过,要求武汉和湖北迅速整改,立即开展救治患者的工作”。

“每条举报线索,孙春兰副总理都批示过”

毕竟,有那么多人正在为这场大考无尽付出成本甚至是生命。民众的理解和官方的严惩因而形成强烈对比:据通报,唐志红被光速提名免职,被撤几成定局。

一句“好样的”,是患者给予队员们的高度肯定。截至目前,贵州省共派出9批医疗队、疾控分队、中医专家分队、救护车分队共计1443人支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他们分别在武汉、鄂州等地的疫情防控一线夜以继日、拼搏奉献,贡献着抗击疫情的“贵州力量”。鄂州市在院治疗病例中,50%的重症、超过80%的危重症都是由贵州医疗队接诊。贵州省全省共5辆负压救护车,其中2辆开到了鄂州。

早建成医院就可以早救人,面对高压下偶尔的“心态崩了”,多数“监工”网友表示体谅和理解。

中央指导组的各项工作进展与细节,医疗物资的调配与保障,医院床位紧缺问题的对策,疫情暴发以来有关湖北防疫工作的诸多争议……三位发布会人在这场为时超过1小时的发布会上,以中央指导组的角色进行了解答与回应。

松桃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医生鲁朔焱说,医务人员必须防护过关才能走进工作区,防护服穿戴流程十分复杂,要经过严格考核,必须做到二级防护才能进去。第五批医疗队领队、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党委书记张敬杰说:“我们不光要圆满完成任务,还要确保所有医护人员都能平平安安!”

“中央派指导组到来,是告诉武汉和全国人民,武汉不是‘孤岛’,武汉不是孤军作战。”一开场,丁向阳即讲述了中央派驻指导组来到湖北前线的用意和工作状态。“以孙春兰副总理为组长的中央指导组从抵达武汉的那一刻起,孙春兰同志和中央指导组的同志就同大家一起,每天都在通宵达旦地工作,在极度紧张和顽强的战斗中度过了这些日子。”

丁向阳表示,下一步,中央指导组将继续推动湖北、武汉采取果断措施,防控源头,加强救治,“现在我们有3万多人居住在医院里,重症、危重症患者有一两千,要确保这些人员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使重症患者变轻,使轻症患者康复出院,降低死亡率,提高治愈率。”

同时,湖北方面的即时反应也折射出地方应对舆情之考的进步。两起事件被曝光后,数小时之内,主管部门的“官方回应”就已上线。这种及时回应,与连日来湖北方面每日主动发布信息的做法相一致。它们显示出在舆论持续的高压下,地方工作的日趋透明和进步。

曾在武汉开发区方舱医院诊疗的张女士,2月底治愈出院了。“他们太辛苦了,我十分感谢他们……”话没说完,张女士就流下了泪水。张女士在这所方舱医院住院12天,每一天都离不开队员们的悉心照顾。她说:“他们没日没夜地照顾我们,我们吃饭的时候他们连水都不能喝,但他们毫无怨言。”

对比之下,这样的“无知”让人气愤和不解。

医疗队中,还有一群人在默默奉献。自从跟随贵州省第五批医疗队来到武汉,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人民医院副主任护师何隽和遵义市中医院主治医师叶倩就没轻松过。“我们必须严格做好所有队员的防护培训,逐一考核,确保‘人人过关’。”对于她俩来说,保证医护人员的健康就是最重要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