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来他只做了一件事在天安门前给成千上万人拍照

“为什么坚持40年,没什么大道理,有顾客需要,是他们才给了我们留下来的机会。”

2018年1月1日,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升旗仪式。

40年的摄影生涯,高源到底算不算摄影师呢?他坚称自己从事的是服务行业。他拍过的数以万计的客人里,总有些人让他印象颇深。

“以前拍照片就一个要求,把人拍实,就算完成任务。”老高回忆道。老式相机的快门完全靠手上的感觉,捏下去的一瞬间,心里就有数了。当然失误总是难免。

图中的一家五口来自乌鲁木齐,孩子和老人戴着从天安门城楼上买的纪念品,来广场拍一张合影。

高师傅把这些年工作时拍下的合影洗印出来,装了两个大塑料袋。

“有位老华侨,隔几年就来广场看一次升旗,国歌一响,他激动得热泪盈眶。看着他你完全能感受到一个人对于祖国的热爱。我觉得,那应该是一种骄傲。”

“因为这个工作,我觉得自己是看升旗仪式最多的人之一”。

高源小心翼翼地摆弄着那些“老伙计”,每一台相机都是曾经陪他工作的搭档。80年代的双反、90年代的拍立得、21世纪的单反数码相机……而现在高师傅工作之余用的最多的拍照设备,是手机。

业绩“预增王”来了!大赚600亿,碾压一大片科技股,50股净利有望翻倍

3丨被控贪污超3756万,中国农大教授李宁、张磊受审

现在高师傅和他的同事们在广场上有了自己的工作台,从拍照到成片,一分钟之内搞定。

每张照片背后都有它们自己的故事

“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左下角的那张黑白照片,是这位大爷刚参加工作时候来天安门广场拍的。2016年他光荣退休,背着曾经的布包,站在同样的位置又拍了一次。”两张跨越时空的照片在相同的地点相遇了。

“日子越过越好,大家都有钱了,照片的成本也降下来了。拍立得相机刚有的时候,等着拍照的人多啊,排队的人能有50米。我们就站在三轮车上给大家发票,凭号拍照。”照片的身价在数十年里发生着改变,从胶片冲洗,到即拍即取,再到如今的数码高清时代。高师傅现在有一套自己的工作经验:多拍几张,任君挑选。

深夜无眠!一晚三颗惊天大雷,7亿黑天鹅余音未了,这2只股票又爆111亿大雷

使用胶片相机拍照,照片需要返厂洗印再寄给顾客,一来一回中间需要不少时间。来自天南海北的游客或用家乡方言口述,或用手写的方式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这中间自然出现过不少“退回信件”。

在高师傅的“秘密基地”,两面墙的架子上摆放着他的宝贝。如果那些错落有致摆放着的老相机会说话,它们一定都会娓娓道来那些有着每个时代不同烙印的故事。

拍照40年,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摄影师

联想集团副总裁、手机业务负责人常程离职。常程今日发布微博回忆其在联想的点滴称,“19年成长在联想,感悟、感谢、感恩”。公开资料显示,常程于2000年加入联想,担任笔记本事业部研发总监。2011年出任联想集团副总裁兼移动端到端软件平台总经理,转身移动互联业务,曾打造出联想乐商店和茄子快传等产品。2014年12月,成为神奇工场联合创始人。2015年6月,出任联想ZUK CEO。

新华社31日消息,记者从山西省晋城市委宣传部获悉,12月30日16时许,山西路桥集团施工的晋城市太行一号国家风景道阳城段第三分部析城山隧道内,由西向东施工约600米处(总长约980米)发生断面塌方,塌方量约200立方米,大石块较多,当时有6人涉险,其中1人被救出后送至阳城县人民医院抢救无效于18时20分死亡。经过一夜抢救,截至31日7时50分,又找到3具遗体,目前仍有2人被困。

人民日报31日消息,2019年12月30日,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宁及张磊贪污一案。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宁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担任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农业大学生物学院李宁课题组负责人,还担任多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课题负责人,被告人张磊系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特聘副研究员、科技部多项课题负责人。被告人李宁同张磊利用其管理课题经费的职务便利,自2008年7月至2012年2月期间,采取侵吞、骗取、虚开发票、虚列劳务支出等手段,贪污课题科研经费共计人民币3756万余元。上述款项被李宁、张磊转入李宁实际控制的公司占为己有,并投资其他多家公司。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在天安门广场的人流中,很容易就能认出他:蓝色制服,背着一台相机,个子比一般人高出一截,时不常问一句“拍照么您,留个纪念?”58岁的高源是在这里从事合影拍照的人中资历最深的,40年“工龄”,比很多同行的年龄都要大。

在游客眼里,这里是来北京旅游必打卡的景点。对于高源而言,这里是他的“办公室”。距离18岁第一次拿着相机来上班,一晃已经过了40年。

2018年1月1日,天安门广场迎来首次由人民解放军仪仗队和军乐团执行的升旗仪式。那天早上天没亮,高师傅就来到广场上,和数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一起目送五星红旗升起,这是他见证过的天安门广场的又一次变化。

在那个年代,能拥有一张天安门广场的“官方留影”,是一件极为奢侈的事情。“几十年前,出趟门不容易,来了北京,当然要在天安门留个念想。”

在天安门广场拍了几十年,高师傅结交了许多朋友,收获了许多故事。和半夜睡不着觉起来压马路的北京小夫妻一起看升旗,教有摄影爱好的武警小战士如何选购相机,为赶时间的游客提供最佳旅游路线。年轻时候走高冷路线的他,年近60,热情随和了很多。

上世纪70年代,一毕业就被安排在首都“心脏地区”工作的他,就俩字:骄傲。大概那时候高源自己都没想过,他要在这里从小高一直拍到老高。

4丨山西晋城发生在建隧道塌方事故,已致4人死亡

“这是两位来自上海的幼儿园老师,班里的孩子们没有跟着一起来北京,但是他们的作品被带到了天安门广场。两个老师在这里举着孩子画的天安门合影留念,回去给小朋友看。”

2丨联想常程确认离职:19年成长在联想,感悟感谢感恩

站在天安门前40年,可能是看过升旗最多的人之一

“老伙计”也记录了他的青春芳华,照片里造型凹得起劲的小伙子就是刚参加工作的高师傅。即使底片在当时颇为稀罕,他也找机会给自己留下几张充满朝气的影像。

统计局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12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2%,与上月持平。12月份,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5%,比上月回落0.9个百分点,非制造业总体保持扩张态势。

高师傅一度满腔热血的想替这些“退回信件”找到他们的主人。网络查询、实地走访、甚至联系了当地派出所,“很多人搬家了,敲开门一看,已经不是照片上的人了。也有一些人拿到失而复得的照片时,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在寻找照片失主的过程中,高师傅感叹:时代变了,拍照方便了,大家还会在意一张合影吗?

据央视财经,12月30日,日本媒体报道,对于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水球赛场地、东京辰巳国际游泳中心发现的致癌物石棉,东京都政府表示将采取紧急措施进行应对。石棉是在赛场顶棚支柱上的耐火涂层中发现的。从2018年秋天开始,辰巳国际游泳中心开始进行分阶段改建工程的施工。在2017年的施工前调查中发现场馆使用了石棉,但考虑到当地的规定是:喷附石棉的位置及状况属于“维持当前现状”的情况,所以此前未采取对策。石棉是一种已经证实的致癌物,可能导致间皮瘤及多种癌症。

5丨东京奥运场馆发现致癌物质!东京都政府:将紧急处理

有一种仪式感:在天安门合影

“那会也有后期修图,就是拿笔把闭上的眼睛画出来个眼珠,这不就睁开了嘛。”在没有电脑和修图软件的时代,心灵的窗户是用画笔打开的。

“几年前,有个老人路过天安门,让我给他拍张照片,我就免费给他拍了一张。没曾想他时不时就来,来了就找我拍,每次拍照的时候,都在口袋上面别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当天的日期。”就这样,高源拥有了一个固定的回头客,虽然,从来没付过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