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公司宣布捐赠500万元支持抗击新型肺炎疫情

2020年1月27日,百事公司今天宣布即刻捐赠500万元人民币应急资金并提供相应支持以帮助参与抗击疫情的一线工作人员,助力抗击新型肺炎疫情。这笔资金将捐给湖北省红十字会基金会,并由“赠与亚洲”管理。湖北省武汉市是中国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

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正与国内一系列公益及私营领域的合作伙伴一起就当地的重点需求加速国内和国际合作,其种种努力包括识别和确认病例,安全隔离和护理病患,加速处置和疫苗的开发等。百事公司的捐资将会用来帮助参与抗击疫情的一线工作人员以及购买急需的医疗设备,比如口罩,护目镜及其他防护装备。

我们可以视Michael Burry为一个“曲突徙薪的“先知”,重视和防范ETF所造成的过度的成交量。没准儿,ETF就如万仞之上的大堤所积蓄的洪水,一旦出现抛售,可能一泻千里,导致市场崩溃,重演2015年市场挤兑潮的极端现象。如果说当下疫情造成的股市狂泻是一头“灰犀牛”,未来,ETF可能是一只“黑天鹅”。

2019年的11月,Michael Burry因发表了一篇名为《ETF泡沫》理论的文章而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ETF这个作为自2008年次贷危机后被搬上银幕和舞台的新产物,曾被称为散户最安全的新型投资方式,却被Michael Burry认为和导致2008年金融危机的担保债务凭证十分类似。Michael Burry甚至指出,ETF将会导致下一场类似于发生在2008年的那场全球性经济危机。

“我们密切关注突发疫情并向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工作人员致以崇高敬意”,百事公司全球首席商务官兼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柯睿楠表示,“百事公司和我们的员工将在此关键时刻与中国人民同在,并通过协同我们当地的合作伙伴提供必要支持。”

首先,有必要解释一下什么是ETF。所谓ETF,是英文Exchange Traded Fund 的英文简写,翻译成中文便是“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也称“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基金,可以在交易所内买卖,也是追踪特定指数的基金,可以随时申购与赎回。ETF 具有投资逻辑简单、成本低、资产配置效率高等优点,倍受投资者喜爱。

可是,就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竟然有这么一伙人,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提早识别和发现了次贷的泡沫并进行了做空,一举大获全胜。著名的基金经理Michael Burry就是这批人之一。他是最早一批通过做空美国房地产而获利的人。作为奥斯卡获奖电影《大空头》里的一名对冲基金经理原型,早在2007年,Michael Burry就成功地预测到美国次贷泡沫,并且,通过实现做空美国房地产捞得一大桶金而闻名世界。

当然,有人会说,相对于市场总体资金规模而言,ETF规模还小,且主要集中在科技ETF领域,而我国科技股票方兴未艾,ETF基金对市场的实际影响可能不大。可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1995年至2201年欧美股市危机,就是起源于.com泡沫(互联网泡沫),以致市值损失5万亿美元之巨。当时,正是少数科技股的暴涨所形成的泡沫,越吹越大,最终刺破后蔓延至其它股票,乃至整个股市,就如同当下的新冠肺炎起于少数病例而逐步扩大一样。其实,“太阳底下并没有新鲜事”。从这个角度看,Michael Burry所言并非危言耸听。当然,Michael Burry所言并非特指某一个国家,尤其没有特指中国。这样看来,他之所言,似乎更有道理!

正是因为如此规模的基金不断地投资到股票市场中去,2019年的上证指数从1月的2440点不断走高至3000多点。其中,很多成为基金重仓的个股,由于不断有流动性的增持,促使股价大涨100%-200%。截止到2020年2月23日,由于ETF的持续追捧,沪深两市上市的科技主题ETF基金的总规模,合计达到了675.75亿元,年初至今合计增长约387.81亿元,且仅在年后开始以来就增长了212亿元,即短短的不到一个月涨幅就超过了134%。

论点二:ETF投资量超过市场流动性需求。ETF基金的建立,会带动越来越多的人进行投资,产生较大的成交量,而过度的成交量又会大幅推高股价。而市场一旦出现任何恐慌,ETF的投资者就会争先恐后地抛售自己手中的ETF份额,也就意味着抛售ETF篮子中的个股,导致市场的崩溃。

图2:全国纪检监察机关运用“四种形态”占比图

这是危言耸听还是未来可能的现实呢?

在我国,自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以来,ETF迅速走红,其主要的原因是,由于其所提供的风险分摊和易进易出等原因,受到了广大散户投资者的青睐。通过A股的数据可以看出,2018年A股从3500跌到2400点后,2019年,成为了中国ETF问世15年以来基金数量最多、募集规模最高的一年。东方财富的数据显示,2019年,总共成立了90只ETF,比2018年多增加了52只,总共募集资金多达1754.37亿元。截至2020年1月,仍有10只ETF在募集中。为了能够更好、更快速地进行布局,除了老牌的公募基金外,越来越多的次新公募也在不断地加入“战局”。

论点一:ETF盲目推高股价。Michael Burry认为,由于买入ETF相当于同时购入了一篮子的个股,这些个股由于是由基金经理每一季度才进行买入或者卖出的,所以,当投资者购买这些ETF的时候,其实是在买入很多家企业,一旦这里面的一些公司出现了收益受挫,股价就会受到影响。

Michael Burry在其《ETF泡沫》理论中,提出了3个令人深思的论点。

2019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运用“四种形态”批评教育帮助和处理共184.9万人次。其中,运用第一种形态批评教育帮助124.6万人次,占总人次的67.4%;运用第二种形态处理46.3万人次,占25%;运用第三种形态处理7.2万人次,占3.9%;运用第四种形态处理6.8万人次,占3.7%。

这样,市场上可投资的资金充裕了,而一旦投资标的不能满足,就会造成物以稀为贵的局面,股票价格就会大幅上涨。这可从2008年和2015年股市大幅上涨相关数据加以印证:2008年,A股基金规模增加额超过2万亿元,资金供给远大于股票,推动股指不断上涨;2015年截至11月底,中国基金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公募基金较上年底,增长2.66万亿元,涨幅达58.84%,而同期融资额仅1.14万亿(包括IPO1500亿),股指大幅上涨。ETF作为公募基金中的新贵,近几年来也有较大规模的增长。根据中基协的数据,截至2019年底,公募基金规模14.80万亿,较上年涨幅达58.84%,其中,包括ETF基金。

论点三:市场上的一些ETF属于无实体ETF,即没有实体个股的支撑,这些ETF被称为虚拟ETF,这种虚拟ETF的管理经理并不需要实实在在地去市场上购买任何东西,只是持有一些期权罢了。当然,这样的新型操作,在股灾时是否能运作正常,是否会崩溃,还没有得到验证。

ETF基金以这样疯狂的涨幅,可能将其所推动的股票产生巨大的泡沫。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27日,A股半导体的平均市盈率为139.08倍;科技股平均市盈率也在100倍以上。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市盈率呢?其中的一个因素,就来自于不断发行的ETF基金,来源于它们背后的推动。这是因为ETF大量建仓,注入了天价的流动性,使得市场产生自我强化,为涨而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ETF基金所持个股的基本面并没有任何的增长,只是由于不断有人报出更高的价格购买,所以,买者就越来越多,随着越多越来的人关注科技股,所以,科技ETF也被不断的拉上市,以致出现了如今的天价科技股行情。

图1:全国纪检监察机关处分人员按职级划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