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委会澄清“中欧班列摇号”舱位紧张局面难解

“买房摇号,买车摇号,现在集装箱也需要摇号订舱了!”日前,一则“2021年中欧班列舱位预定摇号”的现场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在当前航运市场“一舱难求”、“一柜难求”的背景下,引起了许多外贸行业人士的关注。

11月22日,第一财经记者从航运业内人士处获得了一份《关于中欧班列摇号舱位的说明》,落款为“第三届中欧班列发展峰会组委会”,但并未盖印公章。该说明称,峰会结束后有部分媒体对“摇号”一词断章取义、过度解读,误解了活动的真实目的,对本次舱位预订活动做了片面报道,造成了不良舆论导向。

9 月 23 日,在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曾表示了这一担忧:

也就是说,对于华为来说,更为紧缺的是麒麟芯片。

从客观的角度上来看,允许高通向华为供货确实是利好的。

正如郭平大会上表示的:

但事实上,高通也早有此意。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美方允许高通供货华为,对于高通和华为来说,谁更有利呢?

自去年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之后,“求生存”就成为华为的主题词,今年更是不例外。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上述“中欧班列摇号舱位说明”亦表示,本次峰会增加了针对参会企业的“2021年中欧班列一小部分的舱位预订活动”,“属于中欧班列人的内部活动,对象是与各班列平台有合作基础的货代。”

9 月 15 日,华为的「断供危机」正式开始。

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外贸企业担心如果一旦“中欧班列订舱需要摇号”了,未来出口的集装箱费用以及运费价格将可能变得更高,甚至有货代企业认为这是在炒作。

华为断芯,荣耀出售,高通救急?

对高通来说,他们和华为在终端硬件领域并不存在竞争;如果能为华为供货骁龙旗舰芯片,让华为目前渡过目前青黄不接的难关,不仅是彼此共赢,也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

“集装箱缺箱是实情,4月份中国疫情好转,出口量激增就可以预见,但中欧班列摇号确实是震惊之余又不得不佩服这波热度营销手段。”华东一家货代公司业务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缺箱已经是众所周知了,“但是他们这个举动,让从业人员疯狂转发。”

据第一财经记者核实,上述视频来源于11月17日至19日,在浙江义乌举行的以“融合、稳链、循环”为主题的第三届中欧班列暨欧亚多式联运峰会的现场。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的多位航运界人士透露,许多中国的集装箱运往国外之后,当地受疫情影响仍未恢复贸易,卸完货的集装箱难以运回来,导致国内的集装箱数量出现严重短缺,各个港口无一幸免。

以前是“箱找货”,现在是“货找箱”。“现在真的是一箱难求,我们现在是帮助企业出口至国外,但是需要企业自己去定集装箱,我们不包找集装箱的。”11月22日,一位货代企业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从竞争角度而言,AMD、英特尔、三星、台积电等已经获得了申请许可。前文中也提到,如果高通不向华为供货,那么,高通的海外市场很可能被竞争对手挤压,显然这不是高通想要看到的结果。

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此次“中欧班列摇号”视频之所以受业界关注,主要是发生在全球集装箱市场十分火热的特殊时期,强劲的假日需求使得货物贸易迅速从疫情中恢复,中国出口量激增,航运费用大幅上涨,国内出口集装箱“一箱难求”。

现在,高通有意恢复给华为供应芯片,也在一定程度上传达出,美国今年对华为实施的制裁可能不会对其整体业务构成威胁。

但要求中明确不能用于 5G 业务,所以这并不能解华为的燃眉之急。

如果消息属实,那么这也意味着华为手机“缺芯”困境也将得到大大缓解,尤其是华为 Mate 系列、P 系列高端旗舰手机,因为芯片导致“缺货”问题也将得到解决。

9 月 23 日,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就针对芯片这一问题作出回应,郭平表示,现在对于华为来讲,芯片库存最紧张的就是手机芯片,如果高通获得了许可,华为手机愿意使用高通芯片。

上述一家峰会承办方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此次摇号是大家共同提出来的,主要是为了烘托峰会氛围,纯粹内部举行的一个娱乐性质的活动,没想到后来现场视频流传出来成为网上热传的一次舆情事件。(当时)每个城市出一两条线路进行摇号,我们只对有合同基础的货代企业(进行)内部分配。”

作为高通的重要买家,华为芯片市场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

综合参与峰会的媒体报道以及上述“中欧班列摇号舱位说明”,此次峰会由义乌、重庆、郑州、西安、成都、合肥、江苏(南京、苏州、徐州、连云港)、山东(青岛、济南)、新疆、中国外运(沈阳、东莞、长沙)等11个发运量占全国发运总量95%以上的主要班列运营平台主办,义新欧贸易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中交陆桥物流咨询中心有限公司、上海皇建有极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承办,包括顺丰多式联运有限公司等国内部分货代公司协办,旨在共同探讨中欧班列发展现状、交流创新思路、发掘发展机遇、展望未来趋势,共同为中欧班列高质量健康发展出谋划策。

8 月初,高通又游说特朗普政府,呼吁取消该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的限制。高通称,美国针对华为的相关禁令可能会把价值高达 80 亿美元的市场拱手让给高通的海外竞争对手。

于是,有传言说华为计划将荣耀手机业务整体打包出售。

但如果此时美方允许高通向华为供货,那么从利益的角度上来看,美方就是利用制裁来为自己的企业行便,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毕竟除了手机芯片之外,华为海思设计的服务器芯片鲲鹏系列、5G 基站芯片天罡系列、5G 终端芯片巴龙系列,以及人工智能芯片昇腾系列等在高端制程上也都会受到波及。

从双方的表态上来看,华为和高通的合作意愿还是很强的。

上述“中欧班列摇号舱位说明”则澄清表示,“摇号”产生的舱位不影响各班列线路日常预订的正常舱位,不存在哄抬市场价格行为。

但到目前为止,华为和高通都未对此置评。

(位于广州大朗铁路货站的中欧班列集装箱,第一财经记者吴绵强摄)

并且,高通不能也不想失去中国市场。

高通允许供货华为,究竟利好谁?

并且,美国方面依旧在施压。

(网传摇号视频截图)

“前天我们向国铁集团进行了汇报,继而汇报给国家主管的有关部委,相关领导也作出了批示,不用去管他们,后来很多人也不再转发这些视频了。”上述承办方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所以高通也非常迫切能够恢复对华为芯片供应,以确保自己在中国手机芯片市场的霸主地位。

由于海外疫情暴发导致生产停滞,欧洲很多地方由于疫情出现大幅反弹,一些国家再次采取措施加强控制,对日用品和医用材料的需求增加,加之一个月后的圣诞节对生活用品需求激增,使得中国在全球出口的份额上升。

据热传的视频显示,现场正在抽取“义乌至马德里”的舱位,“义乌-马德里,总舱位90个,预订舱位数280个,报名商家数14个。”

麒麟 9000 芯片可能成为最后一代华为麒麟高端芯片,同时也很遗憾只做了芯片设计而没有踏足芯片制造业。

而对华为来说,如果能拿到骁龙旗舰芯片,则可以保证自己在麒麟停产的情况下,继续在智能手机高端领域保持竞争力,保存自己的实力,等待未来国内芯片制造工艺提升。

毕竟,换芯容易,换生态难,华为需要时间去发展自研芯片。对华为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求生存。

但从利益层面来看,如果美方允许高通向华为供货则会让大家更为愤怒。

中国不仅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也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生产与供应链基地,是高通最看重的移动通信市场和合作伙伴基地,更是高通最大的营收来源国。

9 月 15 日之后,台积电已经停止向华为供货,这也意味着华为的麒麟芯片成为绝唱,而华为的大部分手机是不使用高通芯片的。

大家都知道华为现在遭遇很大的困难,持续的打压给华为的经营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求生存是华为的主线。

同时表示,尽管华为在尽力囤货,但若囤货用尽,禁令却还是没有放宽,华为各项业务都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

虽然目前已有 5 家芯片厂商获得供货华为的许可(索尼、豪威科技、AMD、英特尔和台积电),但遗憾的是这几家都不能解决华为”缺芯”的根本问题。

(此次峰会组委会发布的“摇号”说明)

10 月 29 日,据金融时报报道,美国开始对华为松绑,称只要不将芯片用于华为的 5G 业务,美国将同意芯片制造商恢复对华为供货。

中欧班列是由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国铁集团”)组织,按照固定车次、线路、班期和全程运行时刻开行,运行于中国与欧洲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间的集装箱等铁路国际联运列车。经过近十年培育和发展,中欧班列已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标志性成果。在全球疫情下,发挥了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通道和“生命通道”的重要作用。

去年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之后,高通 CEO 莫伦科夫非常明确表示,无论形势如何变化,都希望与中国合作伙伴继续合作,高通会继续专注于 5G 发展,不会受政府政策等影响。

此外,高通在上一财季会议上表示,已经与华为就专利许可达成长期协议。高通在第四季度也收到了华为一次性支付的授权费用,总价值达到 18 亿美元(约合 120 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