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来自学校的摊派什么时候能给家长减减负

面对来自学校的种种摊派,不少家长叫苦——

“什么时候能给家长减减负?”

为何家长在教育孩子上的精神、时间以及金钱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呢?有专家认为,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学校的课程实施方式、教学方式不科学,学生考试升学压力大以及教师课堂教学效率低等原因。例如,现如今,中小学都在下午3点多就放学了,虽然学校也有课外托管,但由于名额有限,不能惠及所有孩子。放学后的这段时间便需要家长来照顾及安排,无形中给家长在工作和照顾孩子方面带来了压力。可见,孩子是早放学了,但家长的负担更重了。同时,随着社会竞争压力的不断增大,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家长对孩子教育要求越来越高。很多家长不但陪孩子写各种家庭作业,还要陪孩子去上各种课外辅导班,压力不言而喻。

她说,至今全马已有近40组商家小贩义卖,为拉曼大学学院筹款,包括友族同胞。

类似这样的摊派任务,遭到很多家长吐槽。有家长说起,有一次因为一张问卷调查表头天晚上没有签字,第二天上班时接到孩子从学校打来的电话,让家长火速去学校签字。“电话里听着孩子都快哭了,家长白天也要工作呀,学校就不能理解一下吗?”还有家长细数自孩子上学以来,为学校、社会所做的各种义务工作,比如填写各种问卷调查、和孩子一起完成艺术节手工作品、应付各类竞赛复习……“老师只要说鼓励大家去做,孩子回家后就一定得逼着家长完成。”一位家长无奈地说,“什么时候能切实给家长减负?”

近几年,教育“减负”一度被推到风口浪尖,各种“减负令”也层出不穷,但纵使多种措施轮番上阵,现实情况却事与愿违:学生的书包越来越沉,且“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家长的负担也越来越重。有家长反映:一个班级有好几个微信群,班主任群、科主任群、家长群等。作业信息狂轰乱炸,家长要陪孩子一起参与完成作业任务、帮孩子准备校内活动的物资用品、帮忙检查批改作业……陪孩子写作业到晚上九十点已是家常便饭,周末还要陪孩子穿梭在各种辅导班、兴趣班里。可见,如今不仅学生的课业负担不减反增,家长的身心压力也与日俱增。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要求进一步营造宽松、宁静的教育教学环境和校园氛围,确保中小学教师潜心教书、静心育人。有家长担心,提出教师减负,压力是否会转嫁给家长?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

“我昨晚(12月14日)也为亚罗士打一间酒吧业者打气,他每卖出一桶酒,就捐出10令吉(林吉特)。我下周则会去马六甲,那边的资源回收商也会通过回收活动捐款给拉曼。”

李铁说:“首先感谢球员和团队。非常不容易。刚刚经历了一个最漫长的赛季,然后来承担东亚杯的责任。所有人就尽了最大的努力。对这次所有的球员和团队的工作,都非常非常满意。这些队员在一起甚至没有打过一次公开的比赛,就来这里。三场比赛学到了很多东西,取得了很宝贵的经验。”

“我希望……”,说到这里,李铁明显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的翻译和新闻官,随后接着说:“……这个队能越来越好。”

40组各族商贩义卖助拉曼

有记者问,你作为主教练,第一次带国家队,此次东亚杯收获了什么,另外,如果有机会去带队征战40强赛,如何去看这个挑战?

2020年1月为拉曼呈请愿书

对于调查结果,日本外务省广报文化外交战略科分析称,“这个结果反应了现在日韩间严峻的状况”。不过,该部门同时表示,对于“劳工赔偿案”问题,“(日本)政府会基于一贯立场,要求韩方妥善应对”。

出席者包括马华吉打州分团团长陈志雄、署理团长黄立仁、大年区团长吴贵伟,以及新文英玉帝宫理事会主席林明谅。

2019东亚杯北京时间12月18日落幕,在最后一轮小组赛中,中国队凭借吉翔和张稀哲的进球,2-0战胜中国香港队。三战两负一胜,排名第三。赛后李铁表示,三场比赛收获了宝贵的经验,但对于能否带队打40强赛,李铁表示,未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任正非回答表示,第一在西班牙的5G会建成欧洲最好的5G网络,可以在欧洲做成一个样板,这点我们很有信心;第二,在拉丁美洲与Telefonica有合作,也支持Telefonica在拉丁美洲发展。

此外,槟城三民校友会理事也在15日光顾六叔咖喱面,并移交1100林吉特给骆天明转捐拉曼。

她说,马青已于12月6日在网上发动《捍卫拉曼,孩子有未来》的万人请愿书,至今已累积近2500人签名响应。

日韩关系从7月日本对韩国实施贸易限制以来,在经历了互删“白名单”,军情协定风波等交锋之后,陷入冰点。不过,近期双方关系似乎有回暖迹象,日韩首脑会谈也将于12月24日举行,双方政府间的互动能否带动两国民间关系回暖,仍有待观察。

西班牙《国家报》记者表示西班牙的运营商,比如西班牙电信,他不仅在西班牙国内有自己的运营业务,而且在拉丁美洲也有很多业务,华为是不是愿意支持西班牙电信在拉美建设5G网络?

临近元旦,为孩子报名参加元旦联欢晚会的消息,在北京朝阳区某小学一年级的家长群里沸腾了。班级家委会的一位家长向记者介绍说:“晚会的布置交给家委会,各自报名节目,最后由家委会汇总给老师。学校不负责组织排练,要求学生自行在家进行排演。”另一位家长表示不理解:“过去学校举办个大型联欢会,都由老师组织统一排练,现在这些事也交给家长了?”

王晓庭15日中午还到丹绒武雅探访为拉曼义卖的骆天明(六叔咖喱面),感谢对方的支持。

秘鲁的《秘鲁人报》的记者问到,您(任正非)创立华为的时候,当时的理想应该到现在都已经实现了,华为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成功的公司。那您还有什么样的动力,继续在这么一个复杂的环境下引领华为向前发展和前进呢?

“我们会在明年(2020年)1月,将收集到的签名,连同请愿书一起呈交到财政部。我们要向政府提出两项诉求,即要求政府立法或明文规定给予全马各所大专院校拨款,”她说道,“二,废除政府大学固打招生制度,每个考生若能凭成绩被大学录取,获得公平的待遇,那拉曼的存在或许就没那么重要了。”

骆天明说,他从11月1日开始,每卖出一碗咖喱面就捐出10仙(也代收捐款),11月共有3320林吉特,12月份的还未计算。

她还表示,“商家百姓们为拉曼挺身而出,大家都是自动自发,有的靠着卖面、卖猪肉,甚至一些非政府组织会捡拾破烂(再循环物)换钱捐给拉曼,这些举动让马华三机构上下非常感动。”

此次,再谈为教师减负的话题,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减负不等于没有负担。”教师法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中小学教师在教育教学工作中必须承担的职业负担,是正常的、合理的也是必要的负担。“文件明确要减掉的是中小学教师不应该承担的与教育教学无关的事项。”

墨西哥《拓展》杂志的记者也提出了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华为的鸿蒙系统,华为鸿蒙系统和Google的Android系统之间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是用来代替Android的吗?第二,如果华为要发展鸿蒙系统的话,会不会在将来邀请其他的厂商也生产鸿蒙终端?还有一个问题,目前美国正在给华为的临时许可证延期,如果有一天不延期了,会不会对华为的终端业务产生巨大的影响?尤其是在海外市场,比如华为的智能手机不能使用Google的相关服务?

据了解,一项调查显示,80.3%的受访者认为学校教育对学生家庭的依赖严重,75.6%的受访者认为这已经给家庭造成了较重负担,64.7%的受访者认为“全能家长”不是“全能宝宝”的必要条件,61.4%的受访者认为存在部分学校和老师偷懒省劲儿的情况。

据报道,该调查的调查时间为10月19日至10月30日,受访者为3000名18岁以上的日本公民。结果显示,认为日韩关系还不错的受访者比例,从2018年的30.4%大幅下滑到了7.5%,而认为两国关系不好的,则从2018年的22.2%激增到了87.9%。

王晓庭说,再苦也不苦教育,再乱也不乱教育,民间为拉曼筹款的行动,正好反映人民,特别是华社的心声。

对此李铁表示:“第一,我非常荣幸、非常骄傲,能作为主教练,来东亚杯。这是我儿时就有的梦想,而且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梦想。我可以和自己的孩子去讲,爸爸实现了一个梦想。未来的事情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过去一段时间很辛苦,球员们的表现给了我最好的安慰。”(搜狐体育 裴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任正非表示第一,美国实体清单是否延期,对华为已经没有影响了。第二,鸿蒙系统对每个国家都是开源的,支持各个国家的中小企业在这个平台上创新。华为有一个深度学习的集群也在松山湖,这个集群是可以卖给各个国家的,各个国家在集群上自我学习、深度学习,就形成了各个国家自己的数字主权。华为支持各个国家形成自己的数字主权。

陪同者有马青署理总团长陈志雄和马华槟州副主席黄振畅。

任正非回答道,可能因为美国总打压我们,让自己产生了动力。本来自己都准备退休了,然后他打我(华为)一下,又让自己留下给公共关系部打工。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师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布和认为,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是现代社会的重要特征,也是实现教育现代化的基本要求。但是,从教师身上卸下来的负担,千万不要转嫁到家长身上。